天刀同人短篇小说赏析之 《安于现世》

[ 2017-02-24 09:18:49 网友评论3 来源:多玩天涯明月刀 作者:逍遥客栈 进入论坛]
摘要

天刀同人短篇小说赏析之《安于现世》。明明是血缘亲情,可惜造化弄人,唯因你现世安好,便足够了。

  天边刚泛起鱼肚白,阳光从云层中射出一缕光线,照在了襄州城内的陆记制衣馆的招牌上。馆内有二人低声细语,那语气有几分惊喜,也有几分担忧。

  “掌门,我儿他……真的回来么?”

  “会的陆夫人,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了他过来采购门派的衣物,不过我没告诉他除此以外的任何事。

  “谢谢掌门给我们这个机会,其实能见上一面我就很开心了,这些年来麻烦真武门派对他的照顾了。”

  “你也不必客气,都怪人在乱世,身,不由己。”

  “铂锦,这如今真武派刚收进一批新弟子,门派内的服装严重紧缺。现在本掌门派你到位于襄州城内的陆记,制衣馆去定做一些衣物,要记得,是襄州城内的陆记制衣馆。”

  “好的掌门。”

  一大清早就接到了掌门千里传音的苏铂锦不敢怠慢,掌门位高权重,事务繁多,还使用千里传音将这任务吩咐下来,并规定要襄州城内的“陆记制衣馆”制作,想必是有他的原因,所以一向调皮捣蛋的苏铂锦迅速换好衣服,骑着马向山下驰骋而去。

  来到陆记制衣馆,苏铂锦刚将马栓好,便有个小伙计先发现了苏铂锦,迎上前来笑着脸说道:“这位客官,可是来做衣裳么?”

  苏铂锦假意四处打量了一番,便朝着小伙计说道:“我想定做一批门派服饰。”

  小伙计惊讶地道:“哎呦,这可是大生意呀客官,我这就去请我们的掌柜出来与你细聊。”

  说着小伙计就快步走向内屋,不一块儿便领出一位妆容精致的夫人。小伙计道:“这位便是我们陆记制衣馆的现任掌柜——陆夫人。”随后有转过头对着夫人道:“这就是那位打算定制真武派门派服饰的客官。”

  陆夫人拱手施礼,苏铂锦也微笑还礼。

  陆夫人道:“这位客官,制作这么大批量的门派服饰可不是个小工程,我们换个地方细谈吧。”说罢便招呼着苏铂锦走向内屋。二人在坐下,陆夫人在苏铂锦面前摆开茶杯,为面前的少年沏茶道:“客官请喝茶,不知贵门派打算定做多少身服饰呢?”

  苏铂锦道:“真武今年招收的弟子异常的多,依掌门的嘱咐,先定三千套吧。不知何时能赶出来呢?因为时间紧急,这个月可否先出五百套呢?”

  陆夫人皱起眉头,显然苏铂锦的话让她为难了道:“少侠是不懂制衣才出此言语,真武门派的服饰花样众多款式复杂,就算紧赶慢赶,一套衣服也需三天天才能完成,这还不算后期的配饰花的功夫,确实是难以完成这么大批量的衣衫;而且也不能过于赶工,万一忙出错,反倒搭进去多的功夫。”

  苏铂锦便道:“那就,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加快制衣的速度了吗?”

  陆夫人笑道:“那也不是,如果少侠真的赶时间,可以将这订单分给几个缝纫商,店家规模越大,缝纫师傅人数更多,而每家缝纫商所拥有的缝纫师傅都有过人之处,分给越多人做,不就越快了吗!”

  苏铂锦如梦初醒:“还有这方法呀,那真要谢谢陆夫人点了一条明路给我走了。但夫人就这样做,不就分薄了您的利润了吗?”

  陆夫人笑道:“那倒没什么关系,一个月之内我手下的缝纫师傅能赶出一百套服饰,就是小店能做到的极限了,我不过是将自己做不到的部分让给别人而已。而且我与少侠也有眼缘,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少侠就有一股见到故人的感觉。”

  陆夫人停顿片刻,眼神飘忽了片刻又说起:“不过客官是真武派的弟子,大概也是因为我曾经被真武弟子帮助过的缘故吧。说起来,我跟真武派掌门张梦白老先生也是点头之交呢。”

  苏铂锦听到有人这么夸自己的门派,也同感到像是在夸自己,便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原来陆夫人还认识掌门呀,肯定是那老头跟你说了什么真武派的好话,其实哪有你说的那么好,都是误传,我们也不过每天在山上练练剑法而已。”

  陆夫人笑道:“话可不能这样讲呀,那真武派掌门为人和善,收养孤儿将他们培育成才也是被误传的吗?”

  苏铂锦连忙拜拜手,说:“张梦白那掌门老头收养孤儿这倒是事实,就像笑道人师叔便是几个火工道人从山上捡到,给抱了回来的,现在习得一身好武功,现在下山游历去了,听说还找到了一位红颜知己。我可真羡慕师叔呀,同样是孤儿,我怎么就没有怎么好的机会呢?”

  陆夫人抬眼朝苏铂锦看去,故作惊讶地说道:”原来你也是孤儿呀?”

  “我被抱回真武的时候,大概是两岁吧。当时年纪太小了,对生父生母没什么记忆,有时会缠着一些上了年纪的师伯给我讲讲掌门抱我回来时的故事,他们也就知道掌门当年下山施善时抱来的,那时也就两岁大。”苏铂锦似笑非笑地说着,“现在都过去十多年了,也许遇见也没办法相认了,这路上熙熙攘攘,说不定我跟他们都擦肩而过好多次了。”说完,却沉默了。

  也是,就算表面装作毫不在意,被父母抛弃那还是心中的一道伤疤,怎么会笑得出来呢。

  “那真武也是对你有恩,你与真武也是有缘。”陆夫人见眼前的少年突然愈发沉默,还轻咬嘴角,想必是讲到痛处了,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让他留下这伤疤的人,是自己呀。

点击进入论坛参与原帖讨论 >

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已有0人评价,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

0
给力
0
鄙视
0
膜拜
0
么个
0
不解
0
坑爹
0
路过
牛顶 鄙视 膜拜 么个 不解 坑爹 路过

更多视频推荐 更多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