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鹰成精了 欢快搞笑短篇小说赏析

[ 2017-05-18 09:10:47 网友评论3 来源:多玩天涯明月刀 作者:逍遥客栈 进入论坛]
摘要

两天前的那个傍晚,当我一边喂鹰一边感慨我为什么没有情缘的时候,我的老鹰开口了:“还不是因为你丑。”

  我是一个神刀玩家。日常是溜溜鸟练练刀调戏调戏皮裤小姐姐。然而……现在这一切都变了。

  比如现在,一个天香小姐姐正在我面前翩翩起舞,天香谷遍地鲜花,此刻都不如小姐姐粉色身影来的好看。小姐姐一曲舞罢,带着些羞涩表情看向我:“好看么?”

  我擦擦流到嘴边的口水,点头:“好看!”小姐姐撑起伞朝我走来:“那……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呢?”有啊!当然有!我想说小姐姐你貌若天仙舞姿惊才绝艳,最重要的是小姐姐做我情缘缘好不好?正想开口,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想看看我的大鸟么?”

  来不及反应,我眼睁睁看着小姐姐天仙下凡的脸由晴转阴,接着一把伞把我定在原地,动作干脆利落的一点也不像下本时喊着嘤嘤嘤带带人家的手残奶妈。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小姐姐怒而离去,大轻功飞过时还给在地上的我留了一抹春色。

  想必各位看官明白了什么,对,我的老鹰成精了。就在两天前的那个傍晚,当我一边喂鹰一边感慨我为什么没有情缘的时候,我的老鹰开口了:“还不是因为你丑。”我喂鹰的手一抖,险些没把这只t4的大鹰甩下去,没想到这只成精的大鹰抖抖翅膀继续稳稳站在我手臂上:“哦,还穷。”看着我的灰马黑发,我感觉心都被扎穿了。

  “你从啥时候能听懂我说话的?”这只大鹰45°仰望天空:“大概是你被第二十三个小姐姐拒绝以后哭着抱住我说不想玩了的时候吧。”它转头用它的琥珀色眼珠紧盯着我:“虽然你又丑又穷还手残吧,但你还有本主子啊,江湖再大也就这么一个,还不好好珍惜。”

  我再次手一抖,把这只仰着头的鹰甩了下去。

  我的苦难生活从那天开始。

  论剑时耳边回荡着这只鹰聒噪的嗓音:“躲啊!你打不过他的!跑啊!跑啊!”“鹰击长空!放啊!你不放我怎么出去!”“还算你聪明,放我出来了,看,赢了吧!”

  打本时这只鹰在讲NPC的风流事:“想想你至今没有情缘也是有道理的,毕竟笑道人那么帅,那么痴情,还是没追到曲盟主。”“上次节日任务那个小红娘真好看,不知道她啥时候还来。”“你还记不记得江湖帮那个徐万光……”

  一个人坐在襄州看云海时这只鹰到云海里飞了一圈,回来后很认真的告诉我,云海里坐着个思考人生的道姑。它告诉我,道姑说能救出她就给我做情缘缘,我回头看鹰:“别开玩笑了,云里怎么可能会有人。”鹰偏头看我,眼睛快速眨动几下,立在我手边不再说话。

  我知道这只鹰在努力逗我开心。我渐渐发现,这个江湖不再是以前那个江湖了,一起玩游戏的朋友越来越少,列表里一起嬉笑的好友签名都变成了号已换人,当初建的金兰,活跃度还停在两个月前。策马走在杭州城,来往的侠客行色匆匆,旧人走,新人笑,只剩我一个人孤零零坚守着以前一起打的天下。

  打90本时候凑不够队伍,我咬咬牙:“算了,打吧,反正最后一次了。”我想着,打完这把90以后,就彻底和这个江湖说再见了。

  鹰莫名的沉默,在我的操作里一次次冲向公孙剑。最后奋力的人鹰合击,巨大的力道崩裂我虎口,鲜血淋漓里公孙剑终于缓缓倒下,我心里仿佛放下了什么,再看一眼徐海神刀营,鹰趴在我手边轻啄我虎口的伤。按住虎口的伤,在我准备退游戏鹰才开口:“我好像病了。”声音低沉暗哑,没了往日里调侃我的神气。我一惊,扭头瞥见右上角装备损耗的标,慌忙骑着灰马朝武器商奔去,鹰在我手臂上缓缓闭上琥珀色眼睛。可能是我流眼泪了,买东西的小姑娘好奇的看着我。

  鹰恢复健康睁开眼睛时的第一句话,竟是冲着那姑娘:“嘿,姑娘,你真好看。”

  我在鹰脑袋上敲一下,伸手擦掉流出的眼泪,看着小姑娘:“我也这么觉得。”

  小姑娘的眼睛也是明亮的琥珀色,好奇的看着我身边的鹰:“你的鹰怎么会说话的?我的鹰就不会的。”“因为我是t4的鹰啊,t4鹰都会说话的。”鹰抢在我前面说出这番话,对我使了个意味深长的眼色。我也一本正经起来:“嗯,是这样,但概率蛮低,得刷好多遍90本。”小姑娘低下头去:“我操作好渣的……我感觉你好厉害,能不能带带我?”

  我再次和鹰交换个眼色。

  我终于有了个小迷妹,虽然她不像天香一样能给我奶保护我不会死,但不管我在本里浪死多少次,小姑娘都会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声音欢喜:“你真的好厉害!”我带小姑娘跑遍了地图,杭州每一处游走的货商,东越天香谷四季盛开不败的鲜花,燕云漫天的戈壁黄沙,秦川的苍茫雪原,秀美的大宋河山里,我带着我的小姑娘留下了一串足迹。

  小姑娘的装备渐渐完善,鹰的话也越来越少。小姑娘攒齐t4的时候,站在神刀营门口,逆着光,她的鹰站在她手臂上,捏着嗓音装作是鹰在说话:“大佬,我主子喜欢你,愿意做我主子的情缘么?”我笑了,摸摸小姑娘的头:“我愿意。”我的鹰,这个成了精的好兄弟,在我们的头顶盘旋,啸声里透着喜悦,响彻徐海的蓝天。

  还好我没离开这个江湖,没离开这里的如画风景和倚马仗剑天涯的豪情。

  后来也不记得哪天,这只老鹰不再说话,只在我和我的小姑娘一起看云海时沉默站在我肩头,把头伸到我手边,轻啄我虎口的伤疤。小姑娘靠在我肩头,老鹰琥珀色的眼珠锋利的盯着我,我放佛听到熟悉的声音:“兄弟,我看着你呢。”

窄屏

点击进入论坛参与原帖讨论 >

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已有0人评价,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

0
给力
0
鄙视
0
膜拜
0
么个
0
不解
0
坑爹
0
路过
牛顶 鄙视 膜拜 么个 不解 坑爹 路过

更多视频推荐 更多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