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续写 青龙换世剧情后续之《惊变》

[ 2018-01-10 11:47:52 网友评论3 来源:多玩天涯明月刀 作者:逍遥客栈 进入论坛]
摘要

千里之外的东海,一艘福船正在风浪中颠簸。潮湿船舱里,蓝衫少年静卧。仿佛为了回应万水千山外的故人牵念,那掩于衣袖下的苍白指尖略微动了动。

  消息传到铸神谷时,谷主齐落竹正在书房中枯坐。

  面色波澜不兴的他,对着书案上一幅未画完的秋霜怔忡不已。时值深秋,料峭寒风自窗棂灌入,案头镇纸下压着的几页诗稿被吹的边角凌乱,那方青瓷砚中的残墨已干成泛着柔光的乌团,而随意放在笔架旁的朱毫也早硬作长戟一般。

  宣纸上黛色涂抹匀称,行笔想是一气呵成,所以没有洇墨的迹象,远山迤逦,雁字成行,一派秋意正浓的高爽景象,只消在那些浓墨勾勒的虬曲枝头点染朱红,画也就算大功告成了。但,齐落竹久久没有提笔,自辰州购置的丹砂,成色自然没得挑拣,而恰恰是碟中艳彩,让齐落竹心头无端有些烦乱。

  消息是一只体型肥健的信鸽带来的,它粗壮的小腿上,堪堪系着一根竹管,枝节处留有一道红色漆痕。当这只不速之客挟着几根飘飞的绒羽在案头收翅落定时,齐落竹最先注意到的,就是那抹浅淡却又比彩碟中的辰砂更为刺眼的漆红,当下倏然站起的身形便有些不稳。

  水龙吟常以此法标注传信内容之轻重缓急,无色是为盟中琐务,鹅黄报战捷。

  朱红,报危重紧要之事。

  信鸽是唐青枫所豢养的,起了个古怪名字叫“素鹅”。所谓“素鹅”,本是江南小有名字的家常凉菜,虽占了一个禽名,却是实打实的素馔,以豆皮包裹鲜香菌子,食之口齿留香,或是唐青枫往年在谷中做客时对这道菜留下了不错印象,便将鸽子以此命名也未可知。

  其实唐门中人并不惯饲鸽,皆因门中子弟所用偃傀中暗藏磁石之属,最能扰乱飞鸽辨向之能,久居于此的鸽子天性渐失,若是委以信札,不是错投他处,便是迷途难返,久而久之,唐门也就放弃了飞鸽传书的念想。但事有例外,素鹅便是鸽中异类,本是三年前齐落梅一时兴起,买来赠与唐青枫的有翼信使,互为通传些无关紧要的两地寒暖之事,奇就奇在,此鸽传书虽然迟缓,恐怕比之马驹脚程也快不了多少,但似乎不受唐门地磁所扰,从来都能送达,未曾有过遗失缺损,而唐青枫对此也大为满意,不时搜罗些南货果干投其所好,素鹅自然就更亲近他些。

  后来又过了一两年的光景,不知什么缘故,齐落梅主动断绝了书信往来,当兄长齐落竹引以为奇私下问询时,却遭面红耳赤的小妹怒下逐客令,自觉或是唐青枫言多有失开罪于她,待问及唐盟主也是但笑不语,齐落竹不明就里,索性按下此事不提。而素鹅倒是食髓知味,成为了唐青枫别苑中的常客,大胆索食,毫无顾忌,再加上花椒茴香两位侍女的精心投喂,身形愈趋富态。

  纵然鸽中异类,到底是凡鸟,体态臃肿,自然飞得也就更慢了。

  某日押运兵器至唐门的齐落竹,与唐青枫在院落中小坐,偶见悠然信步的素鹅竟连草籽都要啄食,唐青枫便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向齐落竹笑言,等哪天这只肥鸽飞不动了,断不能浪费这若多年喂养的五谷,索性来个酒肉穿肠过,祭了五脏庙才算圆满。说这番话时,唐青枫的神情很是认真,几乎教人以为下一刻他就要命左右升起柴火了。但齐落竹却知道,这不过是玩笑话,唐青枫他,是个很念旧的人。那柄红叶扇上的琥珀坠,已磨损得有些宝光朦胧,琥珀性脆质软,其实并不适合当扇坠,贴身之物难免多有刮擦,时日久了便难再通透,若是另行摩砻,又不免损耗,实是两难之选。齐落竹最初奉礼之时,也只是觉得这内含枫叶的琥珀别有意趣,不想获赠之人竟佩用了那么多年。

  才片刻出神,便见素鹅不耐烦地扑棱了几下翅膀,并发出急促的咕咕声,似乎急于折返,寻见某个重要的人。回过神来的齐落竹顿觉心下稍安,欲要启封竹筒的手也终于不那么颤抖了,许是想着飞鸽有灵,这般急于离开,应该是主人无碍。

  展开书信,是一手俊丽的灵飞小楷:

  “屠龙之役小捷,正道多有折损。盟主为阻截公子羽身负重伤,恐有性命之虞,幸为子桑前辈所救,偕往东海移花宫医治,或有回天之机。公明二人被逼入嘲天宫中,困兽犹斗,为防余孽生乱,你且驻守江南分舵,留意江湖异动。”

  笔迹圆劲,骨势却不减锋芒,于清雅中透着一股凛然之意,应该是李红渠所书。

  细细看到最后一个字,齐落竹将信纸揉碎,便往屋门处疾走而去,不防脚下一个踉跄,几乎就要跌倒,堪堪扶住了花几才算稳住身形,此时书案上的素鹅抖了抖翅膀,哗啦一声带倒笔架便一飞而起又从窗棂钻了出去。

  齐落竹浑然不觉,刚打开门,便与一道梨花带雨的身影撞了满怀。

  “阿兄,盟主他……”眼前的小妹已是杏眼赤红,清泪直下。

  不出所料,信鸽和信使是一同到的,只是鸽子误打误撞飞进了自己的书房,而信使却是走得正门。李副盟主虽是女子,但若论行事之爽利果决,思虑之缜密周全,任是天下男儿也要敬其三分。

  “小妹莫急。”甫一出声,齐落竹这才察觉到喉部的刺痛,更被自己的嘶哑嗓音吓到,忙握拳抵在唇畔,掩饰地咳了一声。

  “传信之人,可还在?”略清嗓之后,复又向齐落梅问道。

  “想来还有其他事要交代,我怕自己这会听不周详,便让他留在正堂等候。”

  “阿兄已经知道……知道……”上一句强自抑住的哀伤,又在这一刻爆发出来,齐落梅顿时哽咽难语。

  “方才,素鹅来过。”齐落竹本不欲告知飞鸽传书之事,唯恐小妹听到熟悉名字更添伤心,但事已至此,再隐瞒也无益了。

  “……”果然,这个名字刚脱口,便换来了眼前人的失声痛哭。多年以前,这个铸神谷中最娇惯最刁蛮的千金小姐还是个粉妆玉砌的小女娃,然而当她被困在人贩老巢中时,面对累累尸骨也不曾落泪。

  “先去看看吧。”齐落竹不知从何安慰,只伸出手将一绺散乱的刘海拨到她的耳后,随后轻轻说道。

  正堂中伫立之人,风尘仆仆,清瘦眉眼间一抹郁色挥之不去,见到齐落竹到来便抱拳敬道:

  “齐谷主。”

  “先请坐,个中变故,还望兄台详细道来。”不待回礼甚至问及来人姓名,齐落竹便紧忙说道。

  于是,九十六圣君与四盟八荒的惨烈牺牲、嘲天地宫之上龙战于野的巅峰对决,便统统浓缩于“如此这般”四字中。

  “盟主身怀明玉功,更有八相傀儡阵法护持,何以竟至性命垂危?”听完原委之后,齐落竹略作沉吟,便又向来人追问细节。

  “据闻随行屠龙的,还有一位八荒新秀,战中因见公子羽以沧海六合之杀招向其发难,盟主便移用了皓首白发“入灭”一傀护其周全,自己这厢顿显支绌,余傀残阵难阻剑威,七相被破,盟主他……他也遭沧浪剑锋贯体。”言及此,这位水龙吟部属的神色更添黯然,而齐落梅仿佛再难忍受,夺门而出。

  “盟主仁厚,想必早已料到此役凶多吉少,多番推阻我随行之请,只笑言让我备好庆功宴,只等屠龙凯旋,便要醉饮三天,还特意嘱咐门中厨子,菜色务必劲辣。”眼见小妹离开,愣神片刻后,齐落竹缓缓说道。

点击进入论坛参与原帖讨论 >

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已有0人评价,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

0
给力
0
鄙视
0
膜拜
0
么个
0
不解
0
坑爹
0
路过
牛顶 鄙视 膜拜 么个 不解 坑爹 路过

更多视频推荐 更多图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