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ol精品短篇小说 《以东行》

[ 2018-08-13 12:25:50 网友评论3 来源:多玩天涯明月刀 作者:歧照 进入论坛]
摘要

一个人突然离世,身边人总是不相信这场噩梦的,或者说一时适应不过来,总是觉得他还在。而后在某个众人皆在而独他缺席的晚宴上,在某一个仙鹤啼叫声响起的瞬间,在含着潮气的海风吹来的一刹那,茫然四顾,才惊觉他真的不在了,随之涌上来的不是眼泪,而是凝在心头的莫大的怅然若失与无可奈何。

  那是很久以后了。

  苏霜华的长明灯在横霞屿燃了五年,沈幼菱再也没回过移花岛的时候。

  那个名叫薛无泪的紫衣男子问她:“你效忠唐青枫?”

  沈幼菱的笛子在指尖转了一圈,九皋坠撞上笛身,发出一声清响:“不,我效忠苏霜华。”

  她转过头去,眼底是东海冷冷的霜。

  苏氏一族,世代奉子桑氏为主,而她沈幼菱与苏小白乃至于苏霜华,走的是一样的路。

  ———《以东行》

  【一】

  沈幼菱这个名字是苏霜华取的。

  彼时子桑不寿离岛,苏霜华任移花大总管,代理移花所有事务。但这所有事务里,并不包括给岛上出生的孩子取名。

  那天是九月九日,酉时。西下的太阳模糊了天与海的界限,晚霞像水一样漫上天空,礁石上笼罩着一层暖色的光。

  苏霜华从沈醉花处制谱归来,瞧见这个刚出生还没睁开眼的小孩子,淡淡道了句:“九是极数,这孩子兴许会有大作为。”

  这位冰壶秋月的大总管在移花有极高的威望,即使是随口一说,也让沈父高兴得合不拢嘴。

  各门各派毕生所求纵然判若鸿沟,但望子成龙的父母之心却如出一辙。

  “好,好啊!”沈父激动得语无伦次,“那依大总管看,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呢?”

  这本不是苏霜华分内之事,可他一向对岛上之人关爱有加,便欣然应允。

  苏霜华饱读诗书,博古通今,用学富五车来形容也不夸张。但取名是个大事,他也许可以七步成诗,却不能七步取名。

  “取名自当慎重,我回去想一想,过几日再来告知。”

  回去后苏霜华认认真真查阅了古籍,选出了一个字——菱。

  这是长在中原的一种植物,移花弟子从未有人以此取名。

  可单字一个菱,沈菱,总觉得少点什么。

  九月九虽是极数,但酉时出生之人,六亲干系情缘多变,难为人之子女,难为兄弟,难为父母,也难为夫妻。

  可眼下来说,这孩子只是人之子女。

  苏霜华沉思片刻,写下清隽二字“幼菱”。

  沈幼菱。

  【二】

  沈幼菱是在苏霜华“兴许会有大作为”的金光普照下长大的。

  到两三岁的时候,有没有作为不知道,但模样倒是不负众望的长得不错。

  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又白白净净的小孩子总是很好看的,沈幼菱头发在脑后梳成两个小团儿,睫毛忽闪忽闪的,灵动可爱。洛思远师兄记性不好还脸盲,总也记不住她叫什么名字,于是见她就叫她小面团儿,然后捏捏她的脸。

  那脸带着婴儿肥,很有肉感,还真像面团儿。

  雨妾喜欢逗她:“幼菱想不想吃明玉子呀?”

  “想!”沈幼菱奶声奶气的回答。

  “那你笑一下,我就带你去吃,好不好啊?”

  沈幼菱毫不犹豫的咧开嘴,露出一个标准的讨好式笑容,一口小白牙还没长齐。

  她眼睛生得很大,就算笑起来也不会把眼睛笑没,还很有灵气。

  雨妾抱着她去吃明玉子,侧身和风伯轻声说:“以后我们也生个这样的吧。”

  沈幼菱的童年可以说是无忧无虑、不思进取,给吃的就走带着玩也行。没人教她诸如“陌生人给的糖不要吃”“不能单独和陌生人在一起”此类防范坏人的话,因为移花岛作为一处世外桃源,几乎没有外人入岛,岛上弟子来来回回就那么些人,奸邪不作,盗贼不起,孩子散养都没问题。

  沈幼菱四岁就往醉花阴跑,听萧曼声吹笛子。

  萧曼声是移花的副总管,但平时几乎没她什么事儿,吹吹笛子悟悟乐理,一天就过去了,除非大总管苏霜华要离岛去中原找宫主,她才会忙那么一两个月。

  萧曼声看她常来,以为她对乐理感兴趣。一曲作罢正欲教导一番,回头却看见她拿孔雀当了抱枕,趴在白孔雀身上呼呼睡着了——那孔雀也是通人性,由着她抱着也不恼。

  沈幼菱从小就皮,敢揪横霞子的胡子,扔明少卿的棋子,拔星月将军领上的黑羽,却忌惮两个人——苏霜华和沈醉花。

点击进入论坛参与原帖讨论 >

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已有0人评价,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

0
给力
0
鄙视
0
膜拜
0
么个
0
不解
0
坑爹
0
路过
牛顶 鄙视 膜拜 么个 不解 坑爹 路过

更多视频推荐 更多图集推荐